网站首页 | 研究院简介 | 人才培养 | 学术季刊 | 科研团队 | 基地建设 | 政策文件

浅析《金轮千辐》所载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

发表时间:2017-03-03 阅读次数:
 作者:乌兰*
 (内蒙古民族大学蒙古学学院,通辽028000)
 
[内容摘要]
本文对清代固什达尔玛所著《金轮千辐》现有三种抄本即“圣彼得堡本”、“呼和浩特本”、“哥本哈根本”所载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内容比较研究的同时结合其他蒙文史书、《阿噜科尔沁旗札萨克多罗贝勒巴咱噶剌迪旗家谱》、《满文老档》、《清太宗实录》、《钦定蒙古回部王公表传》等档案史料的相关记载,探讨《金轮千辐》三种抄本所记内容的文本特征、来历、主要异同和对后世史书的影响等。最终揭示“呼和浩特本”所记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的史料价值。
  [关键词]  金轮千辐  阿噜科尔沁旗  王公世系
 
《金轮千辐》(Altan Kürdün Mingγan Kegesütü ,全称为《九卷本黄金家族明史、黄金家族之心欢或曰金轮千辐》(Yisün Jüil Bülüg-tü Altan Uruγtan-u Toda Teüke, Altan Yasutan-u Sedkil-ün Čenggel buyu Altan Kürdün Mingγan Kegesütü kemekü Bičig),成书于1739 年(乾隆四年),作者为清代昭乌达盟扎噜特右旗广慧(Ülemji Biligtü之号的住持固什达尔玛(Širegetü Güüši Dharm-a)
《金轮千辐》共六册九卷,每册开头都有内容提要。第一册共四卷,记宇宙的形成及人类的起源、印度、西藏诸王简史及蒙古黄金家族的起源;第二册为第五卷,成吉思汗史;第三册为第六卷,记成吉思汗四子的后嗣以及元朝诸帝、昭宗·必里秃合罕至林丹·忽秃图合罕为止北元诸合罕扶持政教之事;第四册为第七卷,记答言汗诸子世系、所属部落以及清代所领旗份、爵号等情况;第五册为第八卷,记成吉思汗四弟世系、所属部落以及清代所领旗份、爵号等情况;第六册为第九卷,记五色四夷国、成吉思汗九月儿鲁、十万蒙古人众的构成、卫喇特、厄鲁特史略及哈撒儿大王部众数目。
一、诸抄本简介
《金轮千辐》的原本已佚。现有三种抄本流传于世。有幸本文中搜齐,并利用了该三种抄本。
(一)俄罗斯圣彼得堡东方文献研究所藏抄本,一般称“圣彼得堡本”。据普契柯夫斯基介绍,是著名蒙古学学者 BI潘科拉托夫(БИПанкратов1925年从内蒙古搜集到的。他是最早发现此书的人。该本共6册,118 页,每页为12行,用毛笔抄写。该本是完整的抄本。内容上更为接近于达尔玛的原书。至今尚未整理出版。
(二)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图书馆所藏抄本,一般称“呼和浩特本”。该抄本是一部藏式贝叶装纸质抄本,版式13×10cm,共91叶193面,每叶面为21-23行字,用竹笔书写。共六册,前两册略有残缺。据乔吉先生的介绍,已故学者莫尔根巴特尔先生在1976年整理时贴字签说明:该抄本得自锡林浩特新华书店经理青河。青河得自阜新之葛根庙老喇嘛藏书。据此推测,莫尔根巴特尔先生大约1955年~1957 年间征得此本。
 根据该抄本的抄写人所补写的内容及有关资料判断,其第1册至第4册于1774年(乾隆三十二年)抄录。第5册至第6册于1797年(乾隆三十五年)抄录。
(三)丹麦哥本哈根皇家图书馆所藏抄本,一般称“哥本哈根本”。该本由德国著名蒙古学学者W·海西希于 1958年在丹麦国哥本哈根影印出版。据该本最后一页记载,是由原内蒙古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后旗的布琳讷巴达喇(Bürinebadara)在1934年(民国二十三年)所抄写的。可惜他没有说明从何处看到此书、是原书或是转抄本等情况。据札奇斯钦先生介绍,该抄本似乎抄好不久就归德王的顾问赛因巴雅尔(包悦卿)氏收藏。1940年,丹麦国派遣了一支蒙古地理调察队前来内蒙古。该调察队的带领人是一位精通突厥文及通晓蒙古文的学者噶伦别茨(Kaare.Gronbech)博士。他得到赛因巴雅尔氏的许可,把该抄本全部拍照下来,带回丹麦。哥本哈根本是一部完整的抄本,共六册,97 页,每页为12行字,用毛笔工整清晰地书写。每册首页都有目录,是本册内容提要。这比呼和浩特本的目录详细。      
三种抄本中,呼和浩特抄本时间最早,哥本哈根抄本和圣彼得堡抄本的所抄时间相近。在分册方面,三种抄本都分装六册。呼和浩特本前二册的篇幅不全,是残缺本。哥本哈根本和圣彼得堡本的篇幅完整、字迹工整清晰、保存完好。
二、三抄本所记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的记述风格及来历
16世纪中叶,哈撒儿十四世孙魁·猛可·塔斯哈喇率所部迁至嫩江流域,号所部为嫩火儿慎。时,其弟巴袞诺颜所属火儿慎万户的一部分仍留牧于呼伦贝尔、兴安岭山阴一带,与同族“嫩火儿慎”加以区别,称其为“阿噜火儿慎”。1630年(天聪四年),巴袞诺颜孙达赉·楚琥尔、穆章父子开始与后金盟誓通好。从此,阿噜火儿慎部逐渐投附后金。后金在1634年(天聪八年)编所部为二旗,并分别让达赖·楚琥尔、穆章父子掌管旗务。后因达赖年暮嗜酒,1636年(崇德元年)削其所领旗,将二旗合为一旗让穆章掌管。
蒙文史书中最早记载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的是《恒河之流》,但所记极其简略。《金轮千辐》三种抄本所记该旗世系内容互有差异。《水晶念珠》所记与《金轮千辐》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相同。后世的梅日根《金念珠》所记亦与上述蒙文史书不同。清代官方史书《钦定蒙古回部王公表传》仅记达赖·楚琥尔一系中有爵位者。正如上述,由于清代蒙文、汉文史书所记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的内容互有差异、详略不一,学界随之各执己见
以下比照《金轮千辐》三种抄本所记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情况:
呼和浩特本所记共有7叶,内容比较全面详细、人数众多。将昆都伦·岱青诺颜的五个儿子巴尔察、兀麦·博克、布尼·墨尔根、达赉·楚琥尔、岱哈勒·鄂特欢等人的后裔往下记到七代,并详细记载每代人的诸子情况。哥本哈根本和圣彼得堡本所记仅有1页半,内容较简略。将达赉·楚琥尔的后裔记到六代,记各代人物时有时仅记一人,对其他巴尔察、兀麦·博克、布尼·墨尔根等人的后裔仅记一代并只记一子。
呼和浩特本所记该旗王公世系较详细,所记人物多,篇幅较长,但所记世系内容情况有很多处不符合达尔玛记述世系风格。
例如,珠勒扎干十个儿子的长子是和硕额驸色棱王、次子琳沁、第三子额驸郡王楚依·巴图鲁、第四子额驸巴特玛无嗣、第五子栋纽特、第六子囊忽禅、第七子垂达尔、第八子协理台吉鄂齐尔图、第九子乌尔津、第十子喇特纳。就这样珠勒扎干十个儿子名字前都标为第几子。这种情况不见于其他旗的世系中。在记述昆都伦·岱青那颜的五个儿子世系时将第四子达赉·楚琥尔世系排在首位,之后才记述其兄巴尔察、兀麦·博克、布尼·墨尔根等人的世系。其他旗的王公世系是严格按照以岁数的长幼来记述的。
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记二旗世系较为简略,篇幅较少,但明显是达尔玛所记的内容。还有《水晶念珠》中所记二旗世系与上二本所记内容相近。
可见,呼和浩特本所记阿噜科尔沁旗和四子旗内容是该本抄写者在抄写过程中替换了原有的相关部分。
三、比较研究三抄本所记阿噜科尔沁旗王公世系
对《金轮千辐》不同版本在阿噜科尔沁旗世系方面的异同,目前学界尚无比较研究。乔吉先生虽然注意到不同之处,但没有明确指出为何不同、哪本所记较准确、较有价值等情况。以下以阿噜科尔沁旗世系为主线结合各版本所记与其他蒙文史书所记内容,来探讨呼和浩特本所记阿噜科尔沁旗世系的史料价值。
那么,三种版本中哪本是较准确呢?下面分别以巴袞诺颜、诺木图·昆都伦岱青世系为例,观察巴袞诺颜世系中的主要异同。
巴袞诺颜后裔世系对照表
 
呼和浩特本
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
巴袞诺颜诸子
昆都伦岱青、哈贝巴图鲁、诺延泰·鄂特欢诺颜三子
诺木图·昆都伦岱青、哈贝巴图鲁、伊绥卫征(Isüi üijing、诺延泰·鄂特欢诺颜四子
哈贝巴图鲁诸子
昂哈无嗣、吉绥·巴图鲁(Jisüi batur奇塔特巴拜·博克昂哈勒珠尔·墨尔根、昂罕
昂哈·卫征
伊(吉)绥·巴图鲁诸子
毕里克、多尔济、毕拜、阿穆、阿玉什、固噜〔等六人〕
多尔济巴拜·博克奇塔特昂哈勒珠尔昂哈〔等〕五人
如上表所示,三种抄本所记巴袞诺颜诸子中,伊绥卫征(Isüi üijing)这个人可能跟呼和浩特本所记巴袞诺颜次子哈贝巴图鲁之次子是吉遂·巴图鲁(Jisüi batur)是同一个人。首先,伊绥(Isüi、吉遂(Jisüi)两个名字的蒙古文写法几乎相同。然后,在三种抄本记伊绥卫征和吉·巴图鲁二人诸子中有几个同名者。据此可以推断所谓伊绥与吉可能是同一个人。那么,首先弄清伊绥”到底是巴袞诺颜子还是其孙子的话,有助于辨别巴袞诺颜世系的准确性。
    在《满文老档》、《清太宗实录》等满汉文史料中出现伊绥的事迹。1636年(崇德元年),清朝在阿噜科尔沁编制牛录时伊绥有五十家。1638年二月丁末,大军至喀尔占地方,……穆章、达赖、海塞、古鲁、伊绥、绰思熙、昂阿尔朱里各献马驼。俱却之。遂起行。至西拉木轮喀喇木轮两河交界处。驻跸。
1636年时达赉·楚琥尔已年暮,1638年去世。如按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记达赉为伊绥之兄昆都伦岱青第四子。那么,达赉·楚琥尔1638年去世,其叔父伊绥这时有可能不在世了。就如呼和浩特本所记那样,伊绥是达赉·楚琥尔叔父哈贝巴图鲁之子,二人是堂兄弟,这相对具有合理性。还有,在1636年编制牛录时伊绥所排的次序和所分到的牛录之数来看,他在阿噜科尔沁的地位不是很高。那么,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记巴袞诺颜诸子的记载可能有误,是误将巴袞诺颜孙子伊绥记成其子。伊绥诸子的记载亦误。混淆了哈贝巴图鲁诸子与其一子伊绥诸子。对此除呼和浩特本外,梅日根《金念珠》的相关记载也可提供佐证。
诺木图·昆都伦岱青后裔世系对照表
 
呼和浩特本
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
诺木图·昆都伦岱青那颜诸子
共有五子,是巴尔察、兀麦·博克、布尼·墨尔根、第四子达尔汉贝勒·达赉·楚琥尔、第五子岱哈勒·鄂特欢
巴尔察兀麦·博克布尼·墨尔根、多罗达尔汉贝勒·达赉·楚琥尔、固穆·达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尔、固噜·卫征、阿玉什·车臣、巴木尔·卓哩克图、那木楚克·岱哈勒诺颜十一人。
 
布尼·墨尔根诸子
海萨·巴图鲁、固穆·达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尔、固噜·卫征、阿玉什、班布尔·卓哩克图、萨木楚克·卓哩克图。
 
海萨·巴图鲁
如上表所示,对昆都伦岱青诸子,呼和浩特本记有5人、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记有11人。主要区别为固穆·达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尔、固噜·卫征、阿玉什·车臣、巴木尔·卓哩克图等人。前者记他们是昆都伦岱青诸孙子,后者记为其诸子。
以下以达赉·楚琥尔为主线,观察其他满汉文史料中的记载,考证出以上人物到底是达赉叔父还是其诸弟。
据《满文老档》,1631年(天聪五年)四月初六日,阿噜科尔沁首领达赉·楚琥尔一行前来拜见天聪汗。当时的情景为:
“……达赉·楚琥尔、达赉·楚琥尔兄之子达西、海萨台吉、固穆、布木布·楚琥尔、固噜……等蒙古贝勒及我汗、诸贝勒拜天,行三跪九叩头礼。……达赉·楚琥尔、达西、海萨台吉、固穆、布木布·楚琥尔、固穆等见汗时,遥拜一次。”“达赉·楚琥尔进驼三、马二十;达西进貂皮一,驼一,马七;海萨台吉进马二,布木布·楚琥尔进马一,固噜进马一匹……。”
引起注意的是此处所记“达赉·楚琥尔兄之子达西、海萨台吉、固穆、布木布·楚琥尔、固噜”。根据《金轮千辐》三种抄本所记,达西是达赉·楚琥尔叔父哈贝巴图鲁子昂罕之子,即达赉堂兄之子。海萨台吉是达赉·楚琥尔亲兄布尼·墨尔根之子。那么,“达赉·楚琥尔兄之子”这修饰语不仅指达西,还指海萨台吉和其后面的人。这种可能性很大。
阿噜科尔沁部开始与后金盟誓通好是1630年(天聪五年)1631年时上述这些人尚未对后金效力或立功,所以还没有受封升爵。那么,这次拜见天聪汗的次序和所献物的多寡,一方面显示他们在该部的地位、官爵之高低。在上述的清朝在阿噜科尔沁编制牛录时,固穆、布木布·楚琥尔、固噜等人都排在海萨台吉之后,所分得的牛录也比其少。再据《清太宗实录》、《钦定蒙古回部王公表传》等,在1638年、1641年时固噜、阿玉什等人跟随穆章、海萨作战。
如按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所记,固穆、布木布·楚琥尔、固噜、阿玉什等人是达赉·楚琥尔诸弟,他们的地位肯定不低于其侄子海萨台吉,何况布木布也与达赉一样有楚琥尔爵号。如按呼和浩特本所记,固穆、布木布·楚琥尔、固噜、阿玉什是达赉·楚琥尔侄子、海萨·巴图鲁诸弟。这样的话,最符合上述诸多情况的发生。可见,哥本哈根本、圣彼得堡本误将昆都伦岱青之诸孙固穆·达固哩斯瑚、布木巴·楚琥尔、固噜·卫征、阿玉什·车臣、巴木尔·卓哩克图、那木楚克·岱哈勒诺颜记成其诸子。后世的《金念珠》、《水晶年珠》沿袭了此错误记载。阿噜科尔沁旗《巴咱噶剌迪旗家谱》所记与呼和浩特本同。
以上两个例子证明呼和浩特本所记阿噜科尔沁世系较准确。现存的阿噜科尔沁旗《巴咱噶剌迪旗家谱》修于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其中仅记达赉·楚琥尔子穆章一系的世系。在诸多蒙文史书中呼和浩特本所记阿噜科尔沁世系是最详细、最全面的,其史料价值相当高。
 
 
 
 
 
 
 
 
 
 
 
 
 
 
 

资源网站: 赤峰学院 软件工具 资料室
 
版权所有:赤峰学院西拉沐沦流域文化研究院   技术支持:网络与信息管理处

地址: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迎宾路1号  电话:0476-8300000    传真: 0476-8300000

邮箱:xlmlyjy@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