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本院简介 | 科研团队 | 机构设置 | 科研成果 | 基地建设 | 政策文件 | 学术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博论坛 《筚路蓝缕 炼石补天 ——评《赤峰红山后》》  
 
 筚路蓝缕  炼石补天

——评《赤峰红山后》

 

于建设  滕海键

 

1935年,日本东亚考古学会滨田耕作、水野清一等人一行对赤峰红山后史前文化遗址即所谓的“第一、二住地”进行发掘,获得一批重要的考古资料,1938年出版了发掘报告《赤峰红山后——热河省赤峰红山后史前遗迹》(以下简称《赤峰红山后》)。此次发掘的就是后来考古学界命名的红山文化,夏家店上层和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这也是这几种文化被最早系统发掘的遗存,其学术研究价值颇高。自出版以来,该书在国内所存甚少,加之受语言的限制,我国学者对其了解有限。鉴于此,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组织人力进行翻译,并于2015年由内蒙古大学出版社出版,从而结束了该书出版以后80年无中译本的局面,使更多学者包括红山文化的爱好者有条件了解当年日本盗掘红山后文化遗址所获遗存的具体情况,也为研究本地史前史提供了基础性的材料。

总体来看,这部书结构明晰,叙述详尽,统计科学,分析细致,读后有亲临其境参与其中的感觉,亦能对整个发掘及所获资料形成一种完整的认识。

该书首先介绍了调查和发掘的背景,简单经过和出版等情况。之后重点叙述墓地、第一住地和第二住地发掘出土资料情况,据此提出了“赤峰第一期”和“赤峰第二期”两种文化形态,并对两种文化的性质、渊源、生业和年代等问题做出了判断。该书的特点之一是在每章及全书之后都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使人能够对各章及全书形成一个整体的认识。在书的后部附有三个附录,即赤峰红山后石棺墓人骨的人类学研究,赤峰红山后出土的鸟兽骨,赤峰红山后史前陶器的技术观察,文中和文后附有大量照片和图片,书后附有全书英文概要。

《赤峰红山后》提及,对赤峰地区的考古学调查,始于1908年日本人类学家鸟居龙藏的实地调查。1924年,法国学者桑志华与德日进一同考察了红山后遗址,采集到许多石器和陶器,骨制品和青铜器。1930,梁思永先生来赤峰考查了英金河北岸、赤峰街东以及红山遗存,采集到磨光红陶、灰陶、细石器及打制石器等。1930年代,日本驻赤峰代理领事牟田哲二在红山及其附近收集文物标本并将所获辗转赠于京都帝国大学文学部考古学教研室。1933年秋,以德永重康为首的满蒙第一次学术调查团等来赤峰调查,采集了许多遗物。上述一系列调查和发现,引起了日本东亚考古学会的重视,并于1935510日到30日进行有计划的系统发掘,所获遗物计有青铜器14件、陶器16件、骨器33件、玉器和石器380件,以及人和动物遗骨数十具,这些遗物全部被非法运回日本京都帝国大学,以后成了该大学考古学陈列室的重要核心藏品。

《赤峰红山后》最重要的内容是提出了两种不同的文化形态,即赤峰第一期文化和赤峰第二期文化。认为第一期文化为新石器文化,属东亚彩陶文化的一个环节。而第二期文化为青铜器文化,属于遍布长城地区的绥远青铜器文化的一个环节。就陶器而言,第二期文化属以黄河为中心的瓦鬲文化的一个环节。

赤峰第一期文化是基于第二住地考古发现提出来的。第二住地实际上是一处文化性质比较单纯的红山文化遗址。该地点出土遗物十分丰富,但最具特色的是彩陶——赤峰彩陶。该书认为赤峰彩陶与整个东亚彩陶文化有着本质联系。东亚彩陶以西方彩陶文化的传播为基础。该书通过与甘肃彩陶和河南彩陶比较,来探究赤峰彩陶的源流。认为赤峰彩陶是由甘肃彩陶派生出来的。而赤峰彩陶与河南彩陶之间只是姊妹关系。判定赤峰第一期文化受北方的影响较多。这一文化的传播与东边“满洲”、朝鲜和日本地区的文化有着深远而复杂的联系。不过,对于赤峰彩陶的源流,后来国内学者吕遵谔先生认为赤峰彩陶与中原地区仰韶期彩陶关系密切,而与甘肃彩陶关系较浅。尹达先生也认为“赤峰第一期文化”的陶器受仰韶文化彩陶影响,石器兼有长城以北新石器时代细石器文化特征和具有长城以南仰韶文化特征的磨制石器,强调红山后的文化是细石器文化和仰韶文化相互影响而产生的一种新文化。尹达先生还正式提出了“红山文化”的命名。

根据第二住地的自然条件和石器类型等信息,该书认为当时存在农耕。遗址区位于黄土台地,土质疏松,适于耕种。两种树叶形石器是耕植用具,石刀为收获用具,石磨棒和石磨盘则是用于脱壳去皮、加工成食品的器具。赤峰彩陶人也饲养牲畜,这一点通过出土的牛、马、羊、猪等动物骨骼就能看出。马自然用于乘骑,而牛一定被用于耕作,羊等其他动物皮毛则用于缝制被服等。附近山野之中的珍禽野兽,其数量之丰富也非今日可比。除了鹿、獐等兽骨之外,还出土了许多鸟骨。根据发现的石镞等可以断定,他们还从事狩猎活动。据此,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多元生业模式的场景,这与后来的研究结论大体吻合。

该书对赤峰第一期文化的社会生活,生产技术水平等根据考古发掘资料做了评估,对其存在年代做了推测。认为赤峰彩陶人已经学会用纺轮纺织。石器加工和制陶及编织技术很发达。推测其时间段为公元前3000至公元前1500年。这个时间要比后来考古学研究的结论即红山文化距今6500年至5000年要晚。

赤峰第二期文化是基于第一住地和石椁墓的考古发现提出来的。认为赤峰第二期文化属青铜器时代的初期阶段,以红陶和绥远青铜器为特征。该文化深受绥远青铜器文化的影响,属绥远青铜器文化的一个变种。该文化先民可能靠饲养牲畜为生,饲养的牲畜有牛、马、羊、猪,狗等,但居所固定,不属游牧生活。他们还通过农耕来满足生活所需。存在纺织业,石器加工、制陶和冶金技术都较为先进。他们在住所附近修建墓地,这些墓葬由石板搭建,覆盖石板或石块。认为赤峰第一期文化受北部欧亚大陆文化或西伯利亚斯基泰人工艺的影响,其存在时间可能要追溯到公元前500年至公元前200年左右。

1959年,中国考古工作者调查发现,所谓“赤峰第二期文化”的遗物可能是内涵不同的两种文化遗存,即后来命名的两种考古学文化——夏家店上层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第一住地分ABC三区,其中A区的地层可能属夏家店上层文化,而BC两区的地层都是混乱的,如C区地层的陶片,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居多,其次是上层文化的,还有战国、汉代的。当时日本人按陶质分析,当然不会有正确的认识。年代推测也有变化,日本人推定为秦汉,中国学者认为年代应早于秦汉,但具体看法不尽一致。因混杂两种不同文化,很难判定农业和牧业各占多大比重,但对生业模式的多样化推断,与后来的研究相吻合。尤其要提及的是,传统的观点认为赤峰地区应用金属的年代远较黄河流域为晚,赤峰第二期文化的发现,将这里的青铜时代时间跨度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赤峰红山后》开拓了东亚住民的体质人类学研究。滨田耕作一行在红山后采集了大量人骨,他们对这些人骨做了细致的统计和研究。结果显示,这些人骨除了为长颅型之外,其他特征酷似甘肃彩陶人、沙锅屯彩陶人,亦与现代中国人近似。这些人骨与近似宽颅型的现代蒙古人截然不同。认为赤峰第一期文化与第二期文化在人种方面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动。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日本人还将体质人类学研究与文献相结合,探究赤峰史前人种和民族关系及其演变。提出:如上溯至新石器时代,从中国北方直到蒙疆、兴安岭东、西一带,均为具有相似体质的相似民族(应称之为“彩陶人”)所占据,这一时期恐怕要上溯到公元前2000年。不过,进入公元前500年左右,最早在黄河中原形成了汉民族,在热河一带形成了东胡族,各民族分别具备特有的文化,以致相互对立。该书从文化关系的时空大视野来看待赤峰第一期和赤峰第二期文化,对于我们研究古代长城南北民族文化交互作用以及我国北方古代民族的历史,都是有益的开端。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该书中“满洲人”的提法,明显是日本侵略者的话语。

该书结合当地环境变迁来考察生业模式的演变。认为,一般说来,彩陶农耕文化有时会兼营畜牧,而绥远青铜器文化,至少在赤峰或热河一带(即赤峰第二期文化),有时也会兼营农耕。二者的侧重点虽然不同,但总的来说,都属于农牧兼营、兼顾狩猎的生产方式。不过,这种侧重点的不同,并不是由民族更迭造成的,而是由土地干燥化导致的。这一分析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当地生态变迁和生业结构的特征及其演变历史,与后世的研究结论大体一致。

日本人在红山后调查发现的墓葬不少于300座,在北坡A地点共发掘了26座墓葬,这些墓葬均为石椁墓,与西伯利亚和俄罗斯东部的石椁墓相似,似乎与东北南部及朝鲜的积石冢和石椁墓也有关联。这些调查和发掘资料对于研究东北亚地区的石椁墓文化及文化交流关系很有价值。日本学者在红山后发掘并科学鉴定了许多鸟兽骨,这些鸟兽骨是开展动物考古研究的重要原始资料。赤峰地区迄今已发现和命名的考古学文化有:小河西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富河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和上层文化等,已发现的遗存非常多,正式发掘的遗存也不少,但系统整理和正式出版的报告并不多。这部书不仅是最早出版的有关红山文化和夏家店上层及下层文化的系统发掘报告,而且书中附有大量照片和图片,是研究上述诸种文化的珍贵的基础性资料。

最后,从这部书中我们看到并应该学习一种科学精神。这次考古调查总计耗时20天,整理、研究和出版发掘报告历时三年。通过这部报告,我们似乎看到了80年前一批非常专业化、协同紧密的日本考古工作者的身影,看到他们认真的工作态度,快捷的工作效率,严谨的工作方法,科学的思考和研究方式,以及留给我们的诸多思考。抛开当年日本国家的政治野心与军事侵略的背景,就考古学学科而言,这样一部考古报告,不能不令我们心生敬意。

 

 

                               于建设系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教授

                               滕海键系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北大公众考古网 考古中国网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版权所有: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   技术支持:网络与信息管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