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本院简介 | 科研团队 | 机构设置 | 科研成果 | 基地建设 | 政策文件 | 学术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环境考古 《赤峰地区古代农业的形成与发展 ——自小河西文化至明清时期》  
 
 赤峰地区古代农业的形成与发展

——自小河西文化至明清时期

赵志军

根据最新的研究,现在我们初步能够发现,在中国,古代农业的起源可以分为三个不同的源流。我们都知道中国是世界农业起源的中心区之一,四大农业起源中心区之一,但是在我们中国农业起源中,我们自己又可以再分为三个不同的源流。第一个源流我们叫北方旱作农业,第二个我们叫南方稻作农业,最新的研究成果发现在岭南地区还存在另外一个独特的农业起源的源流,我给他起名叫华南热带农业传统,这个华南热带农业传统其实不仅限于我国,它的整个分布范围还包括东南亚以及太平竹岛,这是一个大的范围,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农业起源源流。我们今天重点要讲的是北方旱作农业,什么是北方旱作农业呢,北方旱作农业也就是我们中国古代北方旱作农业,它是以种植两种小米为特点的,这种两种小米就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一个是谷子,它的学名叫粟;一个叫糜子,学名叫黍。这个其实在早上吃饭的时候,我跟一些先生在聊天的时说,关于咱们中国的小米的名称,它是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叫法,但是从我们具体的科学研究就必须把它定位到科学的名称上,这个谷子和黍,它各自有自己的科学名称,它都是植物方面里的一个种,粟我们叫setaria italica黍我们叫milliaceum panicum,这是两个科学名称,我们不必去纠缠中国关于谷物的一些名称,因为我有时在一些会议上发表演讲的时候,有些学者会向我问出这些问题,比如说什么事糜子,什么事黍子,什么是稷,什么是粟,他们相互之间都有什么关系,还有咱们古代汉语中还有一些,早期的梁不是高粱,也是小米,等等,就是这些不同名称。我们暂且不论这些名称它在古代各表现的哪种农作物,但是具体到科学的研究就是这两种小米,也就是我们中国旱作农业就是这两种小米,一个就是setaria italica,我们叫它谷子。一个就是panicum,我们叫它糜子,或者叫黍子,都可以。这是北方旱作农业起源。这是这两种谷物的照片,为什么我要为大家展示它的谷粒的照片,因为对刚才那张照片,忘了讲就是以防咱们从南方来的朋友没有见过小米。这张照片是拍摄了两种不同的小米,这实际是一个糜子田,你可以看一下,这个糜子长得有点像水稻,其中有几个单穗,大粗穂的就是谷子,所以叫foxtail millet,为什么叫foxtail millet,英文的翻译就直接成狐狸的尾巴,狐狸尾巴小米,所以这就是形容它长得,咱们国内叫它狗尾草,实际都是一个意思,形容它的穂长得像一个动物尾巴一样。这是它的籽粒,籽粒本身特征也很明显,也很容易把它区分开来。我们考古研究就依靠他的籽粒的不同进行区分。我国古代北方旱作农业主要分布区域,现在的研究大概是这样一个范围,我把它画了一下,大概是这样一个范围,这个范围并不是我们现今的旱作农业范围,这是古代的北方旱作农业主要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现在我们淮河以北地区都可以划分为北方旱作农业的分布区域,但是古代的北方旱作农业在这样一个范围内。但实际我们要是细化分,在北方旱作农业里,尤其我们要讨论到它的起源的时候,它还可以再细分。这就是考古学,考古学有一个毛病,你们将来慢慢就会发现,它老爱不断的分分分,从大分小再分小,但这也方便我们进行探讨。所以,我把北方旱作农业的分布区域又给它分成了三个不同区域,这三个不同区域,一个就是我们现在赤峰地区,从我们管它叫西辽河流域,西辽河流域实际就是赤峰地区。第二个是太衡山东路。第三个是黄河中游地区,这里主要包括尼罗河谷地和官渡盆地,主要包括这俩范围。就这三个区域都有可能是北方旱作农业起源的区域,现在也是学术界在讨论到底北方旱作农业起源于什么地方,现在仍然在讨论中,这三个区域都有可能。我们今天不讲两个区域,我们今天集中讲我们赤峰地区,看看赤峰地区,它的旱作农业的传统到底有什么样的特点。讲赤峰地区,我准备从最初始讲起,也就是从旱作农业的起源开始讲起。旱作农业的起源根据现在的研究大概应该是在距今一万年前后,因为目前全世界各地对农业起源研究都发现,世界各地的西亚农业起源中心、中南美洲农业的起源中心、北非农业起源中心和咱们中国农业起源中心,四大农业起源中心,它的起始时间大概都是在距今一万年前后,越来越多的考古证据已经证实。所以我们假设北方旱作农业的起源也应该是距今一万年前后,这个时期在我们考古学的划分,我们叫它新石器时代的早期,也有学者叫它新石器时代的初期。在这个时期,我对这个时期又有一个命名,我认为这个时期是旱作农业的孕育时期,主要的表现就是这个时期出现了小米的栽培,也就是小米的驯化。谈到小米的驯化当然我们就要找最早栽培小米的证据,现在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在小米初期刚刚被栽培,或是说在栽培过程中的这种考古证据实际上是不好找的,因为那个时候人们并没有以小米作为他的主要食物的来源,所以我们考古发现的数量应该是很少的,目前我们可以肯定,也有了确切的年代证据的,一万年前后的小米的籽粒的遗存,主要是出土在一个遗址,这一遗址就是北京的东湖林遗址。其它遗址目前还没有发现,包括我们赤峰地区的小河西文化时期。但是我认为,小河西文化应该已经开始了小米的栽培,这里有几方面的依据,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我们后面我要讲到的在兴隆洼文化时期发现的小米,它已经具备了栽培小米的这个形态和基因方面的特征了,而小米的驯化过程应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是一个生物进化过程。它这个漫长过程不可能是非常短的时间内转变过来的,因此,到了兴隆洼文化时期的小米已经显示出是栽培小米,那在它之前应该有个千余年的演变进化的过程,所以往上推,小河西文化时期已经开始了,只是我们目前还没有发现小河西文化时期栽培小米的遗存,这有待于今后的工作继续去寻找,实际考古工作一直努力的寻找,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找到。那好,下面就进行到第二个时期。我们叫新石器时代中期,这个主要是根据闫文明先生对中原地区新石器时期文化的文化阶段的划分,我引用到咱们赤峰地区,也就是西辽河流域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是从距今八千年开始的,新石器时代中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阶段,根据我们现在的研究,无论是南方稻作还是北方旱作,距今八千年都是一个关键节点。也就是从八千年开始,南方和北方同时出现了数量众多的早期农业考古证据。刚才我讲到了一万年前后的时候考古证据非常的稀少,我们仍努力的寻找,但到八千年前,你就不太难找了,很容易发现能够体现出早期农业,尤其早期栽培作物的一些考古证据。比如,我们现在比较著名的就有一批遗址了,咱们西辽河流域的兴隆沟遗址,太行山东路的磁山遗址、裴李岗遗址,包括渭水流域的大地观遗址、老官台遗址,还有山东半岛上的月庄遗址。这些考古遗址都是在七千至八千年之间,新石器时代中期的考古遗址。从这些遗址都出土了证据可靠的早期小米遗存,这里,我稍微说明一些,可能在座的学者知道,近些年有些学者对磁山遗址的年代重新做了测试,提出磁山遗址有可能早到一万年以前,当然,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考古证据来看,这个结论是错误的,或者说这个结论是不明确的。因为我们现在发现的磁山遗址的小米还应该是七千年到八千年,就是磁山是否存在一万年以前的目前考古还没有发现,所以到目前为止,磁山还应该属于七千年到八千年这一批早期的农业证据。那具体到我们赤峰的,我们有兴隆沟遗址。兴隆沟遗址目前在世界上也很著名,因为在兴隆沟遗址通过浮选,我们考古发掘通过浮选,就发现了大量的早期的小米的遗存,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碳化黍粒,这个碳化黍粒已经送交到世界三个不同的碳14实验室年代进行的测定,一个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一个是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一个是咱们国内的北京大学。三家不同的碳14年代测试的数据结果几乎完全是一样的,都是在距今7650年前后,前后相差不到50年,这个年代就非常非常准确了,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肯定的说,兴隆沟遗址出土的碳化的小米,它的年代是距今7650年。这是在咱们全中国,所有出土早期小米里唯一一处具有确切准确毫无疑问年代的,这个早期的小米遗存,所以这也是兴隆沟遗址出土小米的,它的主要意义所在。但是呢,兴隆沟遗址虽然出了小米,从兴隆沟遗址整体它出土的考古学文化分析,我们认为,它的生业形态,就是兴隆洼文化的生业形态,仍然应该是以采集狩猎为主,农业经济,农业生产在当是只是起到了一个辅助的作用,这应该是早期农业的一个特点。刚刚我说了,作物的驯化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进化过程。同样,我们说农业经济的形成过程,也就是说农业替代采集狩猎也是一个非常慢的社会进化过程。这两个过程都不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能够完成的,都要经过几千年的一个演变过程,一个量变过程,所以早期的农业社会的一个特点就应该是以采集狩猎为主,而以农业为辅,然后农业的比重逐渐的增加,最后,农业的比重占主导的时候,我们就说农业经济作为一个经济的形体,终于取代了采集狩猎,成为了当是社会主要的经济实体,社会进入到农业社会。为什么我们说兴隆沟遗址主要以采集狩猎为主,这里包括了其他证据。比如说这里出土了大量的猪头骨,这些猪头骨经过很多的动物考古学者的研究,从中发现了一些家猪的迹象,但是主要的形态特征仍然是属于野猪。所以说,如果说兴隆沟遗址这个猪是已经被圈养了,它也是处在非常非常初期阶段,因此我们对兴隆洼文化的旱作农业,赤峰地区在八千年的农业特征,我们是认为这样的。就是说兴隆洼文化的古代先民已经开始了种植两种小米了,也就是说旱作农业确实已经开始了,与之相适应的是兴隆洼遗址所表现出来的定居生活,但是从整体分析,八千年前,从赤峰地区兴隆洼文化,它的生业形态仍然是以采集狩猎为主,以农业经济为辅。好,那农业什么时候成为真正的主导了呢?这个继续要往后推,我们现在就推到新石器时代晚期,新石器时代晚期这是闫文明先生命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起始于距今六千年,六千年后,我们就叫它新石器时代晚期,在中原地区就是以仰韶文化为代表的。现在我们对仰韶文化已经有好几处遗址获得了比较丰富的植物遗存的资料,也就是说从几处考古从仰韶文化遗址中浮选出了大量的农作物遗存,其中最具代表的就是位于西安的鱼化寨遗址,它是一个仰韶文化早期,相当于半坡的这样一个考古遗址,从里出土了大量的两种小米的遗存,而且通过其他的证据发现,这个仰韶文化时期的人,都已经是以旱作农业为他的主要经济来源,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考古证据证明仰韶文化应该已经进入到了农耕经济阶段,从仰韶文化,农耕已经占了主导地位。但是很可惜,在我们西辽河流域情况稍微有点特殊。下午,孙永刚同志还要继续给大家介绍,这个关于红山文化时期的农业特点,我这里只是简单的跟大家说一下,具体的听孙永刚同志的演讲。为什么我说他特殊呢?就是目前在赤峰地区发现红山时期的遗址数量很多,但是居住址的数量不多,这是其一。其二,目前在赤峰地区发现的红山文化的居住遗址埋藏的都非常浅,这个非常有意思,都是地表浮面下去一点点就到了遗址了,所以这种给我们寻找古代农业遗产,古代植物遗存带来了一定的困难,所以虽然我们现在做了几处遗址,比如说魏家窝铺,但是只发现了非常少量的碳化农作物,比如说只发现了33粒谷子,发现16粒黍子。通辽哈民遗址这是一个比较大型的(遗址),有人认为是红山,有人认为是红山的变异,下午孙永刚同志还会继续讲这个通辽,但也是表现出来的农业经济不是特别清楚,并不是很明白,所以在上次红山文化论坛时,我曾提到过这个问题,就是说红山文化时期,是不是在赤峰地区,也就是西辽河流域地区,它的经济生业形态发展出现了稍微小小的波折。也就是说,当农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到红山的时候是不是出现了一个小的停滞,这是不是和红山文化本身的特征有一定的关系。当然,我今天想把话说的再稍微的圆滑一点,别说的那么过,因为当然有很多学者对我这种提法有一定的看法,我也觉得我这个底气不足,因为这个缺乏证据,所以我现在就认为红山文化的生业形态确实还不清楚,有必要我们去寻找更充足的考古证据,然后给他得出进一步的证据来。我现在怀疑,这只是我得一个想法。我现在怀疑到了红山文化时期,西辽河流域地区由于生态环境的变化,可能使当地的环境出现了一个显著地变化,使得红山文化的生业形态向两个不同方向发展了,一部分向农耕继续发展,一部分开始向畜牧发展,有没有这种可能,这个当然有待于进一步探讨。这实际也是从咱们红山发现的玉龙的形态特征,我得到的一些启发。我们都知道,玉龙有两种形态,一种叫玉猪龙,一种叫C龙。C龙呢,有的学者认为C龙的头就像个马头,这是田先生的(观点),我非常的赞成,我越看它越像马,这是其一。其二,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C龙都出土在北部地区,西拉沐沦河流域,而猪龙大部分都出土在南边,老哈河流域。这个是不是有一定的关联,这个我就不敢说了,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只是猜测,这个都不算数的,只是猜测。我现在唯一算数的就是写在上面的,红山文化的生业还不是很清楚,有待于进一步的去探讨,可能它最后的结果比我们想象的有意思的多,也就是复杂的多,值得咀嚼的多,这是红山。好,我们继续说,那在西辽河流域,到底农业经济什么时候彻底建立起来的呢?现在我们有充足的证据,非常、百分之百可以肯定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在夏家店下层文化,赤峰地区也就是西辽河流域地区出现了一个农业发展的小高潮。为什么我们这么说呢?在我们上面我稍微解释一下,新石器时代末期,也有管它叫铜石并用时期,距今四千年以后,在这个时期,实际中国北方旱作农业已经出现了一些小的分化,在刚才我讲的六千年前后的时候整个北方地区都是一个模式,但是到了四千年前后的时候,旱作农业在北方开始出现了一些小的变化,就是开始分出了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有自己一些特型的。这四个区域,我们通过对每个区域出土的大量植物遗存进行探讨,就发现每个区域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西辽河流域,就是典型的比较传统的北方旱作农业,种植粟和黍两种小米。但是黄河下游地区是稻旱两作,它除了粟和黍两种小米还有大量的水稻,而且它们二者之间的比重不相上下,尤其在山东半岛的沿海地区,水稻的比重相当的高。而黄河中游地区,我们说中原地区,它的特点是有五种不同的农作物同时出现,我们就叫多品种农作物种植系统。而西北地区,它的特点是除了两种小米以外,开始有麦子作物等出现,所以到了四千年前后的时候北方旱作农业已经稍微开始出现一些分化。那好,我们西辽河流域,也就是赤峰地区的特点就是,刚刚我讲了,就是继续延续种植粟和黍两种小米为特点,但是它这个出土的数量非常惊人,随便给它举几个例子。这是兴隆沟遗址第三地点,刚刚我们讲的兴隆沟第一地点,兴隆洼文化。第三地点,我们就是到了夏家店下层,我们通过浮选发现了14000多粒的谷子,1400多粒的黍子,这是赤峰松山区的三座店遗址,这个遗址非常著名,我们在座的都知道,这个更惊人了,发现了将近10000粒的谷子,发现将近10万粒的黍子,数量很惊人,在这么小的遗址,这么小的范围。而二道井子就更更更惊人了,这就是已经超过我们的想象了,在二道井子总共发现了18万粒谷子,发现了4万多粒黍子,都是在这个很小的遗址里,也就是说浮选了很少量的土样就大量的出土了这种古代农作物,而且就出这两样古代农作物。所以,所有的这些结论就使我们认识到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农业经济非常发达,它是我们赤峰地区古代农业发展的第一个小高潮,在夏家店下层时期,但是它的特点是,它种植的农作物非常单一,仅限于谷子和糜子这两种小米。好,那么这个小高潮出了以后发生什么了呢,就是我们常说的夏家店下层文化,这就变得有意思了,为什么有意思了呢,因为按照过去一般的研究,尤其根据他出土的考古的实物的证据,大家都认为,在夏家店下层文化之后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当地赤峰地区的文化面貌出现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支完全不同的外来文化开始进入到了我们赤峰地区,这支外来文化表现出了强烈的游牧民族的特型,那好,那我们就应该认定这个夏家店上层文化,它应该是从农业经济突然转会到畜牧经济,可是,我们的浮选结果显示不是这样,这就太怪了。这个是一个中美联合考古队,其中美方主要负责的是吉迪,大家可能都认得,它不是恐怖主义基地,它是吉祥的吉,迪是李永迪的迪。他们在这个吉迪里面做了很多的调查,其中调差过程中,在一些遗址就采了浮选土样做了浮选,这个是在它其中有一个编号叫674号遗址做浮选的,这个遗址同时存在了夏家店上层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而浮选结果最后发现二者之间没有什么太大变化,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也就是说给我们一个启示,什么启示呢?赤峰这个地区,这个地方看来不管它的文化怎么变,它的农业好像没有变,这是我们第一个启示。非常有意思。那好,我们继续往下走,是不是真的这样呢?下面我们就该进入到了秦汉时期,很可惜,昨天我和于书记聊天还说呢,我感到遗憾的是现在真的没有秦汉时期的任何证据,所以我在这里强烈的呼吁我们当地的考古工作者今后如果发现了秦汉时期的居住址,一定要争取做浮选。因为我们对秦汉时期当地的生业形态急须有待于了解。那我们继续往下走,到辽金时期。辽金时期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辽金时期我们已经有了非常清楚的文献记载了,文献记载说的很清楚,也就是在阿保机建国之前,契丹辽确实是游牧民族。但是在阿保机建国之后,他“专意于农”,这个史书已经记载了,他开始对农业进行一些种植,那事实是什么呢?通过我们考古发现,我们就要继续去进行证明,在这里我先说一下,研究辽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注意,这个辽的区域很广阔,所以我们在研究辽的生业形态的时候,一定要限制一个区域,我们现在给限定的区域就是辽的东北地区,这个区域也就是辽它本身起始的这个地方。当然这里很多遗址,辽和金都不分,所以我们在讲辽的时候,最好把他们放到一起,辽金都是大概这个区域,这里实际包括了赤峰地区,但也向北包括了一些,现在东北平原的地区。在这些区域,我们也做了很多的浮选,尤其吉林地区,做了大量的工作。赤峰地区做了一处遗址,这个遗址叫巴彦塔拉,在巴林右旗做的,结果发现了有谷子、有糜子、有栽培稗,这个一会儿我要讲,这个很有意思,我们一说到稗字,大家都应该认为是杂草,尤其南方,那是水稻田里头最恶性的杂草,所有人都恨它,一说稗就说一定要把它去除干净为止。可是,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作为农作物的稗,我们起名为栽培稗,还发现了大量的荞麦,还发现了大豆。最后把所有这些辽金时期的考古遗址,总共吉林地区加上我们赤峰地区所有的考古遗址,我们综合起来看,总共有十来处遗址,从这十来处遗址,辽金时期遗址,我们总共浮选出了13种不同的栽培作物,这很有意思,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而这13种栽培作为分为四类,一类是谷物,谷物包括了谷子、糜子、栽培稗、高粱和水稻,还包括了两类豆类,大豆和小豆,包括了三类麦类作物,小麦、大麦和燕麦,还有三类其他作物,荞麦、大麻、紫苏。这些农作物,他其中有起源于中国的,由于时间关系,我就尽快的过了,还有起源于西亚,后来传入东亚的,还有起源于日本北部的,比如栽培稗,现在目前学术研究认为应该是起源于日本北部的。还有起源于其他地区,你比如说高粱,它起源于非洲。那好,那从这些辽金遗址出土的13种农作物,它的特点是什么?我们把它综合起来分析后,就发现这么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就是它以两种的谷物数量最多,而且明显多于其他的谷物,哪两种呢?一个是谷子,这个是一点不奇怪,是我们知道这个地方始终种谷子,但是第二个东西就让我们感到很奇怪了,什么呢,栽培稗。这栽培稗在所有的辽金时期遗址,大部分的辽金时期的遗址所占的比重都相当的高。为什么?我们还不知道,但是在史书有一定的记载,我们查找了比如说,《三朝北盟汇编》里面曾经提到过这么一个叫马扩的人,他从南宋到金去做奸细去了,就是去拜访,回来后写了一个叫茅斋自叙,它其中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他到了金国这个地方,有一件事让他特别的吃惊,所以他在这里一定要给它记下来,什么事情呢?他说,我“自过咸州”,现在铁岭周边,到“至混同江以北”,就是松花江及几乎包括了东北平原,发现一种特别怪的现象,什么现象呢,当地“不种谷麦,所种止稗子”,有意思。好,我们继续往下走,明清时期。明清时期什么情况呢,我们发现明清时期跟辽金时期几乎是一样的,这里有一处重要的遗址,就是我们在吉林的通化的,就是这个小三角的地方,辉南县的辉发古城。我们都知道,辉发古城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一个遗址,它是明末清初的时候,这么一个重要的古代城址。在这个城址我们做了大量的浮选,出现了6000多粒不同的农作物,结果发现这个农作物里头最多上了千粒的都有什么呢,有粟、荞麦、燕麦、栽培稗,还是这样一个特点。这个就给我们带来一个启示,什么启示呢,也就是说在辽金以来,我们赤峰地区,包括东北地区的大部分地区,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农作物,一直在这个区域作为当地主要的农作物来种植,而现在它却没有了,是什么呢,就是这个栽培稗。因为从史书记载,不光辽金时期有记载,到了明清时期仍然有这种记载,比如高士奇跟康熙皇帝东巡,他就记载了,他说当地有一种怪东西,这当地的怪东西叫“希福百勒”,什么是“希福百勒”呢,它是满族语,实际上就是这个稗子。他就是很奇怪,说你们清朝怎么吃稗子呢,所以刚才的这个丁海斌和张力红两位先生他们的研究就发现了稗子是满族人尤其喜欢种植的,种植高达13368担,只是一个皇庄就种这么多,所以这个是值得我们去考虑的。为什么在辽金以来,我们这个地方它出现了这样一种特殊的农作物,而这个农作物它问什么到现在就消失了,但它实际上并不是完全消失了,现在在一些地区还能见到,比如现在日本九州的山区,仍然在种植栽培稗,而且产量很高,我到他们那访问去问他们,他们说亩产能够达到300公斤,也就是说亩产600斤,产量相当高了,比我们的谷子产量还高,。这个就是我拍的它收获稗子的样子,它的谷穗很长,这么长,而且很粗大。在我国现在发现的主要是云南地区,有少部分仍然在种植栽培稗,但是我国云南地区种植栽培稗不是作为粮食吃,而是酿酒,而且当时认为是一种最好的酿酒的材料。所以这个值得我们今后进一步研究,总的来说,就说我们赤峰地区这么几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我们赤峰地区的旱作农业的传统是渊远长久,从一万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几乎没有中断过,起码我们考古的证据证明这个。第二,我们赤峰地区的旱作农业是不断的在发展不断的在变化,而且总有它自己独特的特性,与中原地区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这个都是我们今后须要进一步的研究和完善的一个。

 

赵志军先生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北大公众考古网 考古中国网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
版权所有:赤峰学院红山文化研究院   技术支持:网络与信息管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