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初萌少年志 沪上今朝开奇葩——记我校82届校友、著名学者朱振武
来源:赤峰学院校友处 更新时间:2015-11-25 10:09:00 浏览:
 

 
      朱振武,辽宁大连人,1982年毕业于昭盟师专外语系,2002年获苏州大学博士学位,我校外国语学院客座教授,现为上海大学外语学院教授,学术带头人,上海大学英美文学研究中心主任,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三峡大学特聘高级教授,四川外语学院特聘教授,国家社科规划项目、教育部社科规划项目通讯评委,主要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与文化、英美小说美学及文学翻译。
提起朱振武先生,除了语言学术学问圈子,闻者不甚重;若提起《达·芬奇密码》之中译者,人皆恍然大悟,连声称赞曰高才。《萌芽》曾载奇文《研究生老朱》,乃一作家专写朱振武先生旧事。朱振武先生祖籍辽东,性习东北,与笑星本山赵翁近乡。有一女,名梦天;梦天聪颖过人,女承父业有望。
朱振武先生幼时博览群书,及长极善英文,醉心于学术,82年自昭乌达蒙族师范专科学校始,历经北京大学英语系、上海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研究所习吾国古典,至苏州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研究所、上海师范大学外国文学与翻译博士后流动站专攻外国文学;后出访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纽约大学、美国加州大学等世界名校。其游历之广,才学之造诣,意志之坚,人所不及。凡历经十余载,矢志不渝,他人颇觉做学问之难时,彼常诙谐调笑,言语机趣,以学术为乐事,怡然自得其间,不觉学业之艰辛,著述颇丰。如今尝谦称尽赖英文谋生,领薪俸于沪上,实则往来皆为鸿儒,出入常伴高士。
    朱振武先生颇有长物,或因其名有一“武”字,好体育运动,尤喜篮球与乒乓,且技艺高超,闻名遐迩,业余玩手中,鲜有能与之抗衡者。故朱先生素以乒乓会友,广结天下,同好遍四海,知音布九州。多位友人尝与之过招,疲于招架,满地觅球,煞是狼狈;在沪多年,及至有市委领导约球,亦能谈笑风生中应对自如,各位领导常言:素闻彼之学术高深,岂料球技亦如此了得,风采潇洒至如此,望尘莫及。
友人尝言:传闻朱先生少尝习武,练过拳脚,不知何故,后弃武从文。
逢友人之其居所,见其众宠物间最爱,非狗,非猫,乃一兔也。此兔颇具灵气,眼红,毛白,身圆,独与朱先生亲近。朱先生每懒床,兔便腾身上床,以舌舐其面颊,唤其着衣。与之周旋不多时,该兔亦与众人友善。
先生喜食豚肉,友人笑语或因朱姓之缘故,尤爱腊肉。是以每朔风起,众友提及朱先生,遂念其朝思暮想之腊肉,便嘱家人,早早备之。朱先生见之所赠,每每喜笑颜开。
往而不来,亦非礼也。朱先生亦善烹饪之道。某日,朱先生访友,以一食盒示众,详观之,乃糟猪手也。啖之,味美绝伦,回味无穷。众人语,孔子食之,恐三月不思“韶乐”也。如此朋友间之往来,情谊浓浓。友人赋诗曰:同窗情谊深,更兼猪肉情。
今日之朱先生,名利双收,尤以移译西洋丹·布朗氏之《达·芬奇密码》而名噪海内,一时洛阳纸贵;继之,又有达·芬奇及丹·布朗之传记诸书付梓。业内盛名自不待言,坊间及诸大媒体尝美其名曰“丹·布朗御用译者”。于是乎,朱先生频繁“解码”于国中,签名于书肆,讲道于学府,出入于报馆,活跃于网络。驾宝车遍览江浙风光,乘飞机广游海外名胜,春风拂面,满志踌躇。至如此,朱先生仍不忘旧时友人及家乡情谊,受聘于赤峰学院外国语学院,任客座教授,言及报酬则正色曰:“传道授业解惑,此吾辈应尽之责,于他处若此,何况报偿家乡亲人之恩情,言酬何其不堪!”无论讲学、座谈,平易近人,且以一己之力,邀京、津、沪、渝、金陵、奉天、长春、哈尔滨等地近二十余位外语界学者齐聚草原,皆为业内执牛耳者,一时间群星璀璨。
这正是:塞外初萌少年志,沪上今朝开奇葩。
朱振武先生素以才名,多才方能练达。盖学问,不应博采,而为长才是也。学问之为有机体,南学、北学,亦不宜分庭抗礼也。明万历年间,西方先哲培根先生(Bacon)尝言:“凡有所学,皆成性格。”(Abeunt studia in moresStudies pass into characters. )所言是也。吾国先贤尝言:“君子之学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体,形乎动静。”今观乎朱振武先生之做学问,贵在通达。
友人诗赞曰:文亦武时武亦文,中亦西时西亦中。谁说文武难交融,岂料中西能互通?
校友寄语:作为母校培养的杰出毕业生,多年来,朱振武在潜心学术,著书立说的同时,始终关注着母校的发展进程,对母校在治校办学中取得的巨大成绩欢欣鼓舞,并祝愿母校办学水平不断提升,为社会培养更多、更优秀的人才!
版权所有:赤峰学院校友处   技术支持:网络与信息管理处  地址: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迎宾路1号  邮编:024000